文章查看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其他制鞋机械 >
替我抹去泪水
* 来源 :http://www.gcounter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1-01 18:07

我拦住他笑说:爸,我是你的患,像你,也打鼾,你不是不知道,两只喇叭一块儿吹,热闹。

父亲的眼中露出难色,他说:嗯,睡吧。随后又站起身往门外走。我爱打鼾,怕吵你睡觉,我找人搭铺去。

在村口的路边,父亲终于看到他风尘仆仆的儿子出现在回家的路上。他站起来,搓着那双大手嘿嘿地笑着。

月亮在窗外移,树梢遥动,筛下一床碎银。但听不到那熟悉、亲切的鼾声

吃过简简单单的晚饭,唠过一阵子平平常常的家常,窗外夜风起处虫鸣渐

随后,我发现父亲轻轻地起来,轻轻地给我掖被角,最后,父亲竟用手轻轻地摸我的脸。当那粗糙而又温暖的手在我脸上划过时,我嗅到了一种特别的气息。鼻子一酸,泪水便滚出了眼眶。父亲的手一抖,替我抹去泪水,叹了一声说:鸡都叫了,睡吧。

前不久,家乡的表哥写信告诉我,父亲蹲在村口路边守望的身躯像是一块坚硬的石头看到这里,我的泪水滚了出来,连忙推去所有事务,一刻不敢停留地往故乡赶。

因公因私,我已好几年没回故乡了。忙忙乱乱地行走在城市的街头,几乎忘记了独自生活在乡村老屋里的老父。

月亮从窗口消失,鸡啼在村庄远远近近的地方响起,床上仍然没有那亲切的鼾声。记得以前与父亲同寝时,在田头地尾劳累了一天的父亲头沾枕头就睡过去,鼾声惊天动地,吵得我无法入眠,就恼怒异常地用脚踹醒他,叫他熬着等我睡去后他再睡想到这里我的心好痛。于是,就装作打鼾,打得既重又急,仿佛睡 得极香极沉。

父亲不好意思地笑了一声,开始脱鞋宽衣。于是,我跳上了那张自己睡了十几年的破旧、宽大而又温暖的床。跟以前一样,父亲睡那头,我睡这头,彼此枕着一双臭脚。

下一篇:没有了